• Insider专栏 苏科娃入驻名人堂回顾捷克网球传承

  • 发布日期:2019-06-30 06:54   来源:未知   阅读:

  捷克名宿苏科娃今年成功进驻国际网球名人堂,此前她曾两度被提名。苏科娃昔日高居双打世界第一,单打最高排名世界第四,获得过69个双打头衔和10个单打头衔,以及两枚奥运会女双银牌。谈及祖国的网球传承,她还表示对如今捷克军团的骄人成绩感到与有荣焉。一起来听听她的感受吧!

  深夜来电往往都不会带来好消息,所以当海伦娜·苏科娃接到了来自家乡捷克的电话后,心情一波三折。她先是有些紧张,听到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后长舒了一口气。这份淡然在她得知自己入选2018年国际网球名人堂后转化为狂喜。

  “斯坦·史密斯打电话向我报喜。我真的非常非常惊喜因为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成功入选。”苏科娃在上个月澳网期间接受WTA Insider采访时说道。当史密斯跟她证实这一喜讯时,她表示自己当时非常震惊。

  “我之前曾经两次提名名人堂,今年是我最后的机会。而且还有其他巨星和我一起被提名。我真的很高兴自己成功入选了。”

  “现在我对自己曾经获得的一切感到骄傲。1998年退役的时候我对自己非常不满,因为我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也没有赢得我该赢的比赛。有两年我连自己的球拍在哪里都不知道。我对自己没能拿到大满贯单打冠军感到非常失望,也因为不相信自己还能做得更好而选择退役。但是我现在非常开心,曾经获得的所有胜利都是无上的荣誉,奥运会奖牌也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

  “回想过去,我仍记得小时候和父母学习打网球时的场景。我的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教练之一,而我真的非常幸运她从一开始就在我身边。这对她还有我们整个家族而言都具有纪念意义。”

  1965年,苏科娃诞生于捷克首都布拉格一个十分具有影响力的网球世家。她的母亲薇拉·苏科娃曾打进了1962年温网决赛,并担任联合会杯捷克队的队长。她的父亲西里尔·苏克是捷克网球联合会主席,哥哥小西里尔·苏克是ATP职业球员。兄妹二人在法网和温网拿到过三次混双冠军。

  “我的大部分童年时光都在斯巴达俱乐部度过。”苏科娃说道,“我在那里开始学习打网球。本来我学的是钢琴,但我非常讨厌它。家里人强迫我练琴但我还是以最快速度结束了对它的学习。7岁的时候医生说我身体状况很糟糕,不能打网球。当时我的脊柱有问题,而且左腿比右腿短。忽然之间我就萌生了学习网球的想法。我之前是想踢足球的,因为在我看来网球不过是在球场上跑来跑去、没什么意思。但是当医生说我不适合打网球之后,网球在我眼中就变得十分有吸引力,所以我要学。”

  苏科娃走入网坛的道路似乎有那么点必然性,她说直到后来自己才意识到原来父母非常希望她继承他们的衣钵。“我们家有个规矩就是在家不谈网球。”苏科娃表示,“我和哥哥从来没有获得过来自父母的压力。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真的很想我们打网球!但那时我们还没有意识到这是他们的一个绝佳策略。”

  “在我成年之后,我的母亲去世了。我们兄妹和父亲一起谈到了过去,他说在我天生一侧髋骨有问题,母亲被告知我可能无法从事任何职业运动,她当时非常绝望。但我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尽管有诸多生理上的问题需要克服,苏科娃在网球上的天赋是显而易见的。赢得比赛对她而言简单又有趣。“我很幸运,因为我10岁开始打全国比赛,而且获得了胜利。我认为这就是让孩子喜欢一项运动的最大助力。小朋友喜欢赢。”

  “在当时的捷克,只要你获得了全国比赛的前两名就能进军世界级的巡回赛。”苏科娃回忆道,“如果你没能打进前两名,那只能自认倒霉。我是14岁以下组的冠军还是亚军,所以我参加了。我作为4号选手参加了在日本举办的联合会杯,并拿下了一场单打比赛。后来我参加澳网青少年组的比赛并拿到了冠军,作为奖励我收获了澳网资格赛的外卡并成功获得澳网正赛资格。那是我梦开始的地方。”

  16岁时苏科娃的世界排名就进入到了前100,后来她成为了双打世界第一,拿到了69个双打冠军。职业生涯单打最高排名世界第四,拿到了10个巡回赛冠军并四次杀进大满贯决赛。此外她还和诺沃特娜一起拿到两块奥运会女双银牌。

  苏科娃最知名的一场比赛发生在1984年的澳网,在那里她终结了纳芙拉蒂诺娃的74连胜。当时她只有19岁,而且在几周前刚刚问鼎布里斯班站、拿到了职业生涯第一个WTA头衔。她在半决赛激战三盘力克纳芙拉蒂诺娃,阻断对方大满贯七连胜的可能。

  “以前我会记录下自己在青少组的每一场比赛,所以成年后我对过去的每场比赛都印象深刻。”苏科娃表示,“但是18岁之后我记不清任何比赛!和玛蒂娜相反,她能记住每一个球,而我只知道这发生过,记不清楚细节。”

  “媒体提起的1984年我战胜玛蒂娜的那场比赛,那是我第一次击败她。那场比赛对我而言印象深刻,在我的记忆里就像放电影一样。但如果你要问我记忆最深的时刻是什么,那应该是温网四分之一决赛击败施里弗的赛点。”

  “她的发球不太好,我的回球也有失水准,最后球下网了。我到现在都记得那是在1号球场。我想杀了那颗球!”

  “网球这项运动的独特之处在于,当你赢得了比赛,兴奋和喜悦只会停留几秒或者几分钟,但是那种激动之情无可匹敌。”

  “每当有人问我是不是应该退役的时候,我都会说,只要你的身体允许就继续打下去吧!因为没有什么比胜利的喜悦更能打动你。那是你为之奋斗和努力的东西。我从来都不喜欢训练,但是你明白为了变强你必须如此。对胜利的渴望是你前进和努力的最大动力。”

  现年53岁的苏科娃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她的部分客户是运动员,所以进驻名人堂的经历可能对她未来的工作有所帮助。

  “它帮助你了解运动员在特定阶段的心理状况,这样你知道该从何下手。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但这些深层次的东西都有相似之处。如果我现在是一名运动员,我会特别机智地告诉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我会打赢她们所有人!”

  苏科娃家族对捷克斯洛伐克早期的网球荣光而言可谓功不可没,她说自己对捷克本土的网球传承和源源不断的优秀运动员感到与有荣焉。当被问及为什么捷克这么一个小国却长年累月人才辈出时,苏科娃耸了耸肩表示无法给出答案。

  “如果我们知道的话肯定会把秘籍传授给男队的。”她笑着说,“男队除了伯蒂奇就没别人了。”

  “以前你在网球领域获得成功就能享誉世界。”苏科娃表示,“其他体育项目或职业都很难做到有这么广泛的影响力,因为他们的体系不同。”

  “因为有了亚罗斯拉夫·德罗布尼、我的母亲薇拉·苏科娃、玛蒂娜·纳芙拉蒂诺娃、扬·科德斯的成功,我们国家才允许网球运动员参与国际赛事。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从没被禁止过出国比赛。东德人不能随便出国,在网球成为奥运会项目之前,东方国家也不会允许他们的运动员出国参赛。但幸运的是,我们捷克(斯洛伐克)有这些优秀的网球运动员,他们骄人的成绩让我们可以一直外出征战。”

  “在我小时候,伊万·伦德尔、扬·科德斯和玛蒂娜·纳芙拉蒂诺娃是我们的偶像。现在孩子们都想成为科维托娃和卡·普利斯科娃。所以我们需要这些优秀的女孩,我们也很荣幸拥有她们。”